第三十六章 玉髓米(1 / 2)

“我爹平日里太忙了!”

“他只教我怎么做人!”

“我学东西,他都不管我的,让我自己找师傅学!”

“咱们同龄人里面,你术法最厉害,自然就找你了嘛!”

孟月柔嘟着嘴,满脸委屈道。

喜欢这种事,全凭自愿。

她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感化林寒。

作为一个姑娘家,她要保留最起码的尊严。

林寒若是不明白,她也绝不会主动挑破。

这是她最后的矜持。

“原来是这样!”

“你父亲是真忙!”

“不过教你飘雨术,这个确实用不着他亲力亲为!”

“看在你一直诚心帮我的份上,这事就包在我身上,肯定将你教会!”

林寒信以为真,豪爽道。

“以后就麻烦你了!”

孟月柔挤出一丝勉强笑容。

果不其然。

林寒误会了。

真以为她是想学飘雨术,才这么主动热情。

她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帮助扶持,变成了很有目的,很有心机的故意示好。

只是为了想方设法,跟他学习飘雨术。

她越想越委屈。

眼泪直往肚里流!

“客气什么!”

“相互帮忙,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林寒爽朗笑道。

朋友之间,就是相互帮助。

孟月柔尽管不是那么纯粹的交朋友,有点别有用心,别有所图,但他也能理解。

毕竟,这里面也有他的一部分原因。

一开始,他对孟月柔爱答不理,没有耐心教人家飘雨术。

人家只能旁敲侧击,采用迂回战术,先和他打好关系。

“后面我会认真教你的,每一个法诀,每一个细微变化,每一个小窍门,我都会教给你,不会有任何藏私!”

“多了不敢说,至少能帮你把飘雨术练到娴熟境界!”

林寒笑着保证道。

以他在飘雨术上的造诣,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怎么,娴熟境界还不愿意么?”

林寒看孟月柔面露愁容,似乎并不开心。

“你要是想跟我一样,达到精通境界,这真得需要常年累月苦练,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达到的!”

林寒满脸认真道。

听他这么一说。

孟月柔眼中都有泪水在凝聚。

“你这怕吃苦可不行!”

“学习术法,就要有吃苦的决心!”

林寒一本正经道。

“噗!”

孟月柔没有忍住,破涕为笑。

碰上林寒这么个铁憨憨。

她委屈个什么劲?难过个什么劲?

林寒还以为她是觉得飘雨术太难练,怕吃苦,才难过悲伤。

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飘雨术,有空再跟你好好学!”

“我先跟你说下,这次施雨差事的具体情况!”

孟月柔拿出手绢,擦去眼角泪水,莞尔笑道。

对付林寒这样的榆木疙瘩,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时间,慢慢渗透,慢慢感化。

铁杵磨成针,聚沙成塔,滴水穿石。

美酒需要时间酝酿。

日久才能生情。

还是要充满耐心,不能心急。

“这次是给哪个种植大户施雨?”

“对方有没有特殊要求?”

林寒好奇问道。

施雨才是正事。

这关乎到四千块下品灵石。

“这次是何秀家里的灵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