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别人的故事(1 / 2)

韩睿关上手机的漫游,读完程初夏的日记,眼角的黯然挥之不去。

萧晴前两天回了国,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婚宴,今天的飞机回来,一回到家,就看见韩睿并不开心的神情,看看一边的手机,一下子又都明白过来了。

其实她的感触也挺大的,在婚宴上,她听到了另外一个遗憾的故事。

“小睿,又在想她了?”

“嗯。”

淡淡的,已经是韩睿最好的反应了。

“这次回去我看了她,但是她不知道我回去了,她过得很好,但是不快乐……”

不快乐……

三个字让韩睿觉得惭愧,因为这不快乐,是他给她的。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回去呢?已经有太多的遗憾了,你还要让自己遗憾下去吗?”

韩睿没有回应,萧晴说起了自己在婚礼上听到的那个故事……

今年难得地盼来了冬天,全球变暖,导致南方的冬天迟到了好几个月,那些赶不走的闷热仿佛还在昨天一样,今年,南方的冬天不太冷。

“沐沐,起床上班了。”熟悉的声音弥绕在耳边,掀开被子,起床,刷牙洗脸。吃了早餐看了看钟,出门上班。

刚坐下,便看到cici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cici把一张信封放在她桌面,“这个寄错到我这了。”她接过,打开。

从信封里露出那红色的一角,好吧,又是一封红色**。她已经完全没有打开的心情,把信封重新折好,放在抽屉了,继续工作。

夜晚,窗外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白炽的灯光在此刻的黑暗里显得有些凄凉。

“妈,我回来了。”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鞋都没换就倒在了沙发上。“快把鞋换了,洗个澡,厨房里还有糖水。今天怎么样?”妈妈的唠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了可以炫耀的事情,她躺着,闭上眼睛,理所当然地发着牢骚,“快别提了,今天又收到一封红色**,这个月奖金又付之东流了。”

“又是同学吗?谁结婚啊?”

“我没看。喏,给。”

沐沐妈接过,“顾茗京?这个婚礼啊,机票都有了,这个红色**想推都推不掉吧……”后面的话零零散散的没听清几句。但她清楚地听见的是,顾茗京,结婚了。

顾茗京,结婚了。

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里,四处都是说着英语的外国人,她突然想起他离开后第一次和她视频的那个夜晚,他说:“沐沐,西雅图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我们的婚礼就定在这里,你说好不好?”

化了淡妆,穿上平时朴素的裙子,站在镜子前看了又看,最后摇摇头换上了那件价值不菲的紫色连衣裙,显得落落大方。

太过沉迷在那个镜子里的虚影,模模糊糊中,时光似乎一下被扯开好远好远……

几次的冷空气南下,把学校里的几棵法国梧桐树冻得一片叶子也不剩,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毫无生气的样子,让人感到阵阵凄凉。但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除了教导主任,他只会天天在广播里不胜其烦地嚷嚷着哪个班清洁区的落叶又没扫干净。那时候有些声音总是在议论“地扫得干净,教导主任是不是有奖金?”“废话,当然有!”。

从清晨卖早餐的大妈推着那飘着水蒸气的小吃车在街上叫卖,到夜晚熬夜写作业到眼圈泛红忍不住滚去睡觉,这一天才算完了。高三,仿佛只有每天的学校宿舍两点一线与世隔绝的生活,才算跟得上这个社会的步伐。这就仿佛在你命运的书本上重重地划下一笔刻骨铭心的伤痕,这种感觉,就像被逼着自残,还得笑着说我乐意……

熬过了一节知识轰炸似的物理课,简单收拾了一下,沐沐便去了viceve

sa。

在门口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沐沐稍稍皱了皱眉。

“沐沐来了,茗京等等就来,先坐下吧。”

“嗯,谢谢,你先忙。”沐沐淡淡地笑了。

“来了,对不起,我迟到了。”十五分钟后,顾茗京急匆匆地走进来。

“顾同学,你整整迟到了十五分钟。”沐沐轻轻搅拌了半凉的咖啡,放下一块糖,递给了他。他接过,一饮而尽。“对不起,还有多久?”

“五分钟,我要回去。”

顾茗京充满爱意地摸摸她的头,“我应该在咖啡变凉之前回来的。”

沐沐笑了,“好啦,不怪你,但我真的要走了。”

“下自修我来接你。”他满脸的不舍和宠溺。

“嗯。”

如果可以细心一点,沐沐也许能发现,顾茗京说出那句话时,有着微微的疼意。

距离中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黑板上挂出倒数一百天的计时牌,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三十。还有一个月。最后的阶段里,老师也好久不现身了,自上课铃一响,不用课代表通知,每个人都会自己自习,而且难得的安静。连平时最吵闹的一群人都安安静静的,真叫人不习惯。

下晚修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冷风刮得凉嗖嗖的,似乎每一阵风吹过都像在狠狠地打了自己无数个耳光。沐沐裹紧了大衣,朝门口走去。顾茗京已经早早地在门口等着。

“来了,怎么这么晚。”说完把手上的咖啡递给了她,沐沐伸手接过。

“复习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顾茗京暗暗骂了一句“笨蛋。”露出了好看的笑脸。

“先上车吧。”沐沐坐在了后座上。

“今天咖啡店不忙吗?怎么有空来接我?”

“想你了呗。”顾茗京回过头对着她一脸坏笑,沐沐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

顾茗京骑车的速度本是不快的,但后面的沐沐还是冷得抖到不行,一个劲的深呼吸。顾茗京自然是感受到的,“觉得冷就抱紧我。”沐沐无力反驳,乖乖的一把抱住了他。好像就真的没那么冷了。

喝了一小口咖啡,脸一下子就皱得像苦瓜一样,“顾茗京,你口味这么重,喝咖啡不放糖的啊!”

“放了一颗就够了,老吃这么多糖干什么,还有,夏沐沐,为了防止你胖到压坏我的车,所以,你赶紧减肥。”

“顾茗京!你……好啊,嫌我胖,那你让我下车,我自己回去。”沐沐狠狠地戳了他的后背。

“大晚上的车这么多,你一个女孩子太不安全了,不行。你有什么事我怎么办。”

“关你屁事,我又不是你什么的人,撞死好了,一了百了。”沐沐笑着,其实她也怕顾茗京把她丢下的吧。

“夏沐沐,对我最重要的人,你就是其中之一。”

晚上的风很凉很刺骨,但是好像那些路灯又变得很踏实。

回家的路很平坦,蜡黄的灯光下两人一车的影子,逐渐被拉长,变短,又变长……

婚礼上。

新娘害羞地低着头,面对众人的起哄深深地无力,可笑意却尽达眼底。“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呼声此起彼伏着,那么热烈,那么多的祝福。顾茗京低下头,亲吻住新娘宛如烈焰般的唇瓣。回忆总是不经意地播放到下一个画面。

自习课。沐沐一边写着试卷时不时还转一下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顾茗京身上学来的坏习惯。

“喂,夏沐沐!”原本安静的教室被这一声呼唤打破,所有人齐刷刷地朝沐沐看过来,她装作镇定地朝窗外望去,恰好迎上顾茗京的目光,起身,出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自习呢,这么多人看着。”顾茗京拉起她的手,“走,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收拾一下,把书包带上。”虽然不明所以,但她还是和他一起走了,并且光明正大地翘了一堂课,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人的身上,她总能找到莫名安全感。

顾茗京带着她来到学校不远的咖啡店,沐沐给他递过刚买的咖啡,顾茗京把两个人的换了过来,“怎么了,怕我下毒。”顾茗京笑了笑,“要是被你毒死我也心甘情愿。女孩子就不应该喝太甜的东西,你还是喝我的吧。”沐沐接过喝了一口,这样的味道虽然苦涩,但好像她已经慢慢地习惯。

“唔……”猝不及防的亲吻让沐沐只来得及发出一个不完整的音节。

“乖,别动。”顾茗京轻轻的放开了她又吻了上去,沐沐闭上了眼睛,那些涩涩的味道变得甜蜜起来。

一吻结束,沐沐的脸红到了脖子,当然,顾茗京也好不到哪里去。

“把我骗出来就因为这样吗?”沐沐又羞又怒。顾茗京则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因为你总是无条件相信我啊。不然怎么把你骗到手呢。”

沐沐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红着脸低下了头。

后来想起来,原来一个吻并不能代表什么,没有为对方烙上属于自己的印记,除了供于怀念它并无价值,因为同样的吻他同样可以给其他人。

当沐沐和顾茗京再次踏进同所学校的大门已经接近秋天了。

傍晚,匆匆地吃了晚饭准备去上晚修却在饭堂门口遇见了顾茗京。

“吃饭没?”

“刚刚吃完,准备上晚修。你今天去哪了?”

“没什么,去办签证,准备出国。”

“旅游吗?”

“不,是移民。我爸妈的官司结束了,法院把我判给了我妈。”